CaliforniaDreaming

我爱女装攻⊙▽⊙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明明上一秒还在不怎么正经却假装很成熟的圣诞晚会上拒绝跃跃欲试的女生,社团自己办的活动,请了个癫痫病调光师,恍着眼花头疼。他记得自己接过熟人给的烟,来之前为了庆祝进了市赛喝了不少,但他并不会醉。来的路上他就想好了,今晚他是不会醉的。

他随手合上铁门,明明在人声炸裂的舞池里完全听不见的动静在门外却惊起了至少三对野鸳鸯。其中有一对明显是亲到一半被打断的,听到周围声响才知道黑暗里还有他人,骂了几句才悻悻走了。

他全当没看见,他还故意往前走了几步,确保能把人都赶去小花园喂虫子。

爆珠的薄荷气在嘴里散开的一瞬间,他才觉得自己清醒了点。噪音带来的混沌感还没散去,他觉得自己听不见声儿,耳朵嗡嗡的响,像是爆炸后的余波在空气里震颤。

烟灰都没来得及落,黑暗中冒出来一双手,从身后遮住了他的眼。他木着脑袋有点儿发懵,手肘本能的向后一顶 ,被对方轻巧的按下了。

他没有再挣扎,任由对方肆意地从手臂摸到腰腹,另一只手还作弄般的蒙着他的双眼。

指缝间他依稀能看见自己手里明明灭灭的一点。后颈细密而湿热的吻、四处作乱的手、夜风撩过的肌肤。他感觉自己在发烫。

评论(1)
热度(2)
© CaliforniaDreaming | Powered by LOFTER